与蜀山之王的那一场约会-杨老师在线,您永远的学习伴侣!  
-教学专题-杂记随感 杨老师在线 | 电脑教程 | 语文 | 数学 | 科品音美 | 计划总结 | 教学专题 | 教师培训 | 新闻透视 | 留言板
      您的位置:杨老师在线 > 教学专题 > 杂记随感

与蜀山之王的那一场约会

作者:佚名 来自:杨老师在线 时间:2010-8-16

   站内搜索:
   相关文章列表:
与蜀山之王的那一场约会
   分类导航:
语数基础知识在线测试
计算能力在线测试点此进

一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一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二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二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三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三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四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四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五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五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六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六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七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七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八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八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九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九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与蜀山之王的那一场约会  

我是追风者,我追逐,我快乐。

高山大漠,长河落日,梦想中时常追逐的胜地.这一次终于最大程度地在现实中接近了,许多欣喜,许多激动,许多震撼,更有一份惶惑,生怕自己的到来打扰它们千百年来的清静和安宁.

贡嘎山,藏语贡为冰雪之意,嘎意为白色,贡嘎山就是白色的雪山或是万年不化的雪山。它位于横断山脉的大雪山中段,是横断山脉最高峰,海拔高度为7556米,也是四川省最高峰,号称”蜀山之王”。

D0,集合日

听说四川那边闹洪灾,于是提前一天出发,以免路途耽搁赶不上集合日期.其实完全没有这样的必要,中国的铁路系统还是非常发达的,准点率现在也很高.时间充足,于是尽情品尝成都小吃.先是春熙路的龙抄手,人还真多,买牌还得排队.这里的小吃种类繁多,而且价格还不贵,吃得是肚胀腰圆.第二天直奔武侯祠边的锦里小区,这边的特色小吃更多,味道各具特色,不过价格也很贵.晚上,除了紫麒麟因为陇海线塌方不能赶到外其余人员全部到齐.在畅想的提议下大家来到了一个烤鱼店FB.桌上大家觥筹交错,尽享成都美食,虽然麻辣异常,连几个北方人在内大家都是山吃海喝.不过有人是要了白开水,把食物经过洗涤之后再才入口的.

 

 

 

 

 

 

 

 

棕叶牛肉,10元一个,看楼主的吃相可知滋味如何

 

 

 

 

 

 

 

 

 

 

 

 

 

 

 

吃的吃,喝的喝,说的说,听的听,各得其乐!

D1,成都-雅安-二郎山-泸定-康定-老榆林

今天主要是坐车,夏季去康定的人较多,要提前买票,票价119元,凌晨七点出发,全程三百余公里,海拔逐渐上升,要翻越海拔2200多米全长4100多米的二郎山隧道,经过红军曾经飞夺过的泸定桥,沿途风景优美,一路有娴静的青衣江和壮美的大渡河随行.

二郎山顶威风凛凛的输电塔给川西带去的不仅仅是电力,更多的是现代化建设的提速.

大渡河谷深流急,水力资源丰富,沿途多座电站正在兴建,在加速当地经济建设的同时,也让洄游的鱼儿再找不着家了,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悲哀!

下午四点到达海拔2700米的康定.一下车即感凉爽无比.看早已等待于此的大虫和我们的穿着.

下车加好衣服后,即分兵两路.一路去超市采购穿越必须的干货食品,一路去农贸市场购买蔬菜水果.对面云雾笼罩的折多山是传统的藏汉分界线.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看青翠中带着沧桑的巍峨高山,心中不禁有小小的激动,走起路来也觉得豪迈了不少.

农贸市场里的菜品齐全,几与江南无异.一问价格竟也不贵.我们照着早就开好的菜单逐样购买,有时也讨价还价,似在准备喜庆的酒席.

抽烟的就是本次穿越的主要向导次仁扎西,一个纯朴憨厚的藏民汉子.禅姐负责购买,毛毛记录,我和畅想协助搬运,分工明确!

一条奔腾的河流穿城而过,是为大渡河的源头!

下午六点多,采购完备,即赶往今天的目的地---扎西的家.除了门窗外的装饰有藏民的特点外,其余与汉居无异.门楣上竟然贴的是”旺福多财”几个汉字,两边风化的对联也是汉文.可见这些藏民也是入世颇深.

扎西家宁静安谧的小院因我们的到来多了几份热闹,怒放的盆花和娴静的女眷用祥和的微笑欢迎我们!

住一晚包括晚早餐是每人40元.晚餐的菜肴是米饭、腊肉炒白菜加青菜汤。与成都的小吃比味道一般,不过对于饥饿的旅人来说却是美味佳肴,大家一哄而上分食而尽。抵抗高原反应最好的药物不是红景天,也不是高原安,而是饱足的饮食,虽然味道并不如意。

晚饭过后,大家兴致勃勃地来到村子下边一处免费的温泉泡脚。这儿有多处温泉可用,但是其他几处都被开发成收费温泉。在村民的强烈抗议下终于留下此处供本地村民免费使用。水泥设施即为开发留下的痕迹。隔老远即可闻到一股硫磺味,显示着此处温泉必定有疗疮功用!我们一下去即有一群用温泉水煮土豆的小孩围过来,大口地吃着土豆,似在勾引我们的涎水,并声明哪泉水坑里的土豆10元即可全部拿走。我们声明不要,此时那些小孩就把袋里已经煮好的土豆扔给我们,说是送给我们吃。我们也不客气,接过就吃了起来,他们则在远处笑嘻嘻地看着我们吃。

正在泡煮中的土豆!可见温泉的水温之高。这些温泉水被他们引入旁边两个水泥池子,冷却下来分别用于男女浴池。池中此时有几个全裸藏民汉子正在泡澡。我也按捺不住,与逍遥、小吕脱光衣衫加入了泡澡行列,其他人则泡脚闲聊。想不到第一天有如此奇遇,在冰冷的大渡河源头竟然能泡上温泉澡,让我不禁对后面几天的行程充满了向往。

晚上,在扎西家的客堂与扎西的弟弟聊天。扎西的母亲在旁边默默地虔诚地转着转经筒,口中念念有词。藏民本不喜欢照相,认为这会摄去他们的魂魄,征得同意后,拍了这张照片,非常感谢大娘的善意。藏民居内里的装饰则全是藏族特色。聊天完毕,大家在二层木楼上歇息。大山里的夜晚静谧异常,除了偶尔的狗吠,睡得特别踏实。

D2,老榆林-大草坝格西草原-两岔河营地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依然一片静谧,万里无云,阳光把远处的山头染成金色,所谓的日照金山也就是这样吧!可惜夏季的阳光把这些山头上的积雪都变成了大渡河水,不然会更加壮观!

早饭是青菜煮面条,调味品自加。我们开始徒步的地方是一个在修的电站,有公路可用。等车要到九点,我、逍遥和畅想等不及了,率先背上行囊体味徒步穿越的乐趣!都说此时是康巴高原的雨季,可是我的到来却打破了这一切,来了两三天竟然一滴雨也没看见。相反炽烈的日光让所有的高山都露出它们的真容:青翠的山体,峥嵘的山峰,还有蔚蓝的天空,飘逸的白云,艳丽的野花。。。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起点处,大家作徒步的准备。

愉悦的心情如阳光般灿烂,行走在高山峡谷绿林清水之间,一朵艳丽的野花,一株奇特的大树,都会激起大家无限的想象和持久的赞叹,完全不知前方等待我们许久的艰辛会如何消磨我们的意志和好奇!

高山下的翠柏,峡谷间的激流,是高原地区常见的景致!

蓝天,白云,雪山,草甸,绿林,阳光下是如此清晰,时时激起我们一阵阵地赞叹:来对了!

路途没有平坦之说,全是顽石与清流相间。

因与生活环境完全各异,路途之中处处皆风景!

几棵横木即是一座结实的桥梁。

巍峨的高山用它宽厚的胸怀接纳了我们,谁会不欢呼雀跃呢?

海拔最高的大虫总是受到美女的热捧,让我们羡慕的,恨不得揍他Y的!

虽然少人路过,但野花兀自怒放着,尽情绽放着它的美丽。生命存在的意义在它们身上得到最好的诠释!

大虫啊,看没看见后面高高举起的拳头,不定什么时候就落在了你的头上、身上!

中途遇见找马回来的扎西。他新买的马匹本来是要给我们驮运行李的,结果因为没拴牢,昨晚全跑了。回去他教训了马倌几句,马倌负气出走。最后他又去追马,这一程就与我们擦肩而过了。

千百年来,这些貌似狰狞的山峰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我们这些过客匆匆。人类再顽强聪明,于他们而言只是脚下一堆白骨罢了!

逍遥与遥望始终走在队伍的最前列,似乎高反于他们而言是虚无,体力于他们而言永恒,佩服!

在雄浑高大的群山间徒步,尤其是走一步喘三下的高原地区,其实对于江南娇小的女子而言是其苦无比的。这已经超出了锻炼身体的范畴,更多的是对人的意志的磨炼,面对嶙峋的乱石和不断上升的山体面前这位坚强的女子竟然还笑得出来,佩服得五体投地啊!要知道,在高原地区笑一下也是要多消耗很多体力的!

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里,许多树木不堪岁月的流逝默默地垂垂老去,生者仍然顽强地展示着自己的生命力!

连续不断地爬升,让人疲态尽现!

午间小憩,路餐。

坚定地再出发。

这里的蝌蚪还刚刚孵化出来。

无比清冽的雪水,洗洗汗渍的脸是相当惬意!

草甸上有许多这样的水渍地,要小心走过。这些草地经过积水千百年的浸泡其软无比,一踩上去必然会深陷其中,踏着前人的足迹快速通过是不二法门,如果想另辟蹊径搞创新可会付出生命代价的。

向导一再告诫我们,沿着河走的时候,看到一座木桥就得过桥向左走。在这看起来很简单的大山之中走错路了后果也是很严重的,要不就是得淌冰冷刺骨的雪水河,要不就去转山了,转一次山最少得两三天时间。走在最前面的逍遥一直勇往直前,而且念念不忘哪座桥,可是本来说半小时就能到的桥走了快一小时还没看见,正要往前奔的时候,听到后面向导大叫,桥已经走过了。逍遥再次崩溃:怎么就没发现就在路边的桥呢?只得回转。可苦了晕乎乎正在高反的畅想,本来就走不动路,还得走这冤枉路!

逍遥一直念念不忘可是就是发现不了的桥。

帮我们驮大包的马帮赶上来了。

本次活动的召集人禅姐在大草坝因为意外脚扭伤了,坚强的她仍然坚持走了两个多小时,逍遥得知情况赶紧用毛巾做冷敷,大家走路都犯难,可是他却是跑步前进,可见他对禅姐之伤关切之深,也可见他体质之好。禅姐冷敷之后就骑马了,受伤的脚踝再不能受力了,否则会更加严重。

做了冷敷逍遥又热情地给大家空空如也的水瓶灌水,真是个热心人啊!参加这样的队伍,哪叫一个温暖!

我们的宿营地就在前面大山的脚下,看起来不远,走起来可是要命。高原上徒步距离一般都用小时来计量,而不是它的本来单位公里。其实我们今天要徒步的直线距离也就11公里左右,说是6小时的距离。其实我们到营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九点出发,走了八个多小时。典型地“望山跑死马”。

蹒跚行进中。。。

威望和逍遥又一马当先走进了林中!其实正确的道路应该是沿着马道行走,这样既节约体力又不会走弯路。唉,他们有体力就让他们折腾去吧!其他人在我的召唤下还好没有继续跟进。

薄幕日下,好容易看见了远处的牧民帐篷,这就是两岔河营地。

说好向导是负责做饭的,当然如果大家有力气也可以自己做,这样味道就要好许多了。老杨沿途吹大话说饭菜弄得是如何香甜,结果是杨嫂承担了炒菜重任。乖巧勤劳的豆豆舍下正在高反的毛毛虫,忙着择起菜来。

其他人则忙着搭起帐篷。

饭终于做好了,相当FB:腊肉炒白菜,青椒牛肉,刀拍黄瓜,西红柿炒蛋,还有紫菜蛋汤。大家美美地吃了一顿高原上第一次晚餐。

晚饭过后大家欣赏美景,聊天,也算惬意。随着太阳的落下,气温也骤然下降,毛毛虫和畅想的高反程度加剧。

威望和杨嫂看望毛毛虫,并对他的病情作出各自的评估。豆豆决定,如果他的情况在第二天得不到好转,只能下撤了。

两个蒧民的孩子在山坡上打闹,十分有趣。

D3,两岔河-下日乌且-上日乌且

因为营地扎在牦牛的营地中,一晚上牦牛就在帐篷外面走来走去,有时还会拱几下占领了他们地盘的帐篷,吓得我们大多数人也是不得安宁,不得不起来用灯光或者吼声哄走它们,都觉得没怎么睡好。不过毛毛虫和畅想的反应却好转了许多,决定还是继续走完行程,毕竟来一趟不容易。如果就此回去,以后就与高原绝缘了,哪是多么遗憾的事情啊!

日月辉映。

早餐是白菜煮面条,然后收拾行装准备出发。禅姐因为脚伤仍然全天骑马。

小贡嗄雪山。

高原的夏季永远灿烂如花。

一群老鹰在山间盘旋。

继续向上攀升,今晚的宿营地上日乌且海拔可是4300多米,这对我们大家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看这照相姿势,哪叫一个专业!

下日乌且小憩。面对漫长的路途,豆豆决定骑马,送到上日乌且营地,150元。

途经一个韩国登山队营地,他们准备登小贡嘎山,海拔6017米。

一直想问问向导这是什么植物,可是他走得快,竟然到最后没机会问到答案。

豆豆骑马经过,杨嫂应该是羡慕的眼神吧!

途经一个乱石坡,强行踩出的一条叫作路的小径,上下都是松软的风化石子,必须快速通过,上面飞下来石头可不是好玩的。

回首走过的路,豪情满怀!

快到达今天的营地了,老杨两口子都坚持下来了,虽然是高原,他还是兴奋地抱起杨嫂一阵狂吼!后面是终年白雪皑皑的嘉子峰。

威望面对如此美景,虔诚地向大山诉说着什么!

人与自然相比总是那么渺小!再不说征服!

也尝尝骑马的滋味。

到了营地,时间还早,只一点多钟,翻垭口是不可能的,大家商定索性扎营,剩余的时间算作休整.精力充沛的逍遥给大家按摩放松筋骨,把大家按得是大呼小叫!

大虫同情地看着我!

雪山与鲜花相映成趣,美不胜收。

向导在做饭,但大家显然都饿了。拿出自带的炉头煎起鸡蛋来。

小游专注地煎着鸡蛋,看大虫的眼神,估计已经咽下涎水三大碗了!

手持吃饭的家伙等着开饭。

一个强驴重装赶了上来。他没组上队伍,也没租马(因为租马必须三匹起租,觉得不划算),背着大包一天就把我们两天的行程给走了。我们除了佩服还是佩服,太牛了!

美丽的嘉子峰!

终于开饭了,找不到饭勺,逍遥抡起菜刀就给大家分起饭来。

D4,上日乌且-日乌且垭口-勒多曼因BC-莫溪沟营地

因为海拔高达4300米,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在这么高的地方宿营,又是一夜无眠。第二天起来,帐篷上是厚厚的霜凌,晚上的温度应该是在零下了。所有能加的衣服大家都穿上了,走出帐篷还是觉得冷。经过三天的适应,高反虽然时有表现,但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今天的任务艰巨,除了要翻越海拔4860米的日乌且垭口,还得走近六小时的山路才能到达营地,我的个神啊!

从营地到垭口海拔只上升500米,估计是三小时的路程,其实我们走了将近四小时才到达。

犹如江南旖旎的风光。

笔架峰的雪山。

两个坚强的湘妹子。今天因为行程艰难,威望、大虫、畅想、豆豆、禅姐都骑马到达垭口。

小游坚强行进中。。。

美!

我们要翻的垭口就在这排似火焰山的中间。

毛毛愈走愈坚强,竟然也和我们一样徒步翻垭口,哪气势简直如虹!

空气越上越薄,呼吸越来越困难,偏偏人是越爬越吃力,需要的氧气是越多越好。在这种境况下,只能走三步歇一步,难受啊!

藏区随处可见的玛尼堆,俺也添上一块!能成功到达这里,也算上天待我不薄。

垭口上下两重天。

垭口上狂风凛冽,一般人是不敢站的,何况是登山已经筋疲力竭的我们。但就是有勇敢的人挺立在烈风之中!

下面就是莫溪沟,攻略上说到达营地只要两小时,我们都当作小菜一碟。可是总以为就要到达营地的时候才发现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营地在哪里?我想这样的想法肯定不只我一个在心里问自己。最后我们花了六小时才到达最终的营地。

逍遥和向导下山是健步如飞,真佩服他们。

禅姐、小吕、逍遥给大家煮面条吃。杨嫂拿出一把伞来,小游直叫奢侈,马上钻进了伞荫之下。

简单休整之后继续我们的行程。

多吉大叔的马队后来居上。

美景当前,可是爬山爬得筋疲力竭的我们却无心欣赏了。垭口凶险,所有骑马的人都不得不下马自己行走。等翻过垭口才发现马队已经不知所踪,这可苦了脚受伤的禅姐。逍遥见状决定追赶马队,然后赶马回来接婵姐,他的行李就由杨嫂背上了。

无休止的行走,无休止的失望,一直看不见马的踪影,一直陪禅姐在最后行走的老杨看天气突变,似要下雨,心里十分焦急,要知道杨嫂的雨具可是老杨背着的。正好看见向导正向回找来,于是把禅姐交给向导之后就去赶杨嫂了。

还好,乌云又被风吹走了,雨终于没有下下来。

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可是营地始终不见踪影,接禅姐的马也是毫无踪影,脚因为长时间行走,也变得对疼痛敏感起来,唉,真正的自找苦吃啊!

远远地终于看见营地的帐篷了,哪鲜艳的颜色简直太亲切了。

D5,莫溪沟营地-冬季牧场-贡嘎寺

今天又是漫长的一天,向导说他们大概六小时的路程,而我们估计应该在10小时左右,我的个妈呀!

今天行程的艰难不仅在路途的遥远,沿途更有多条湍急的河流,那可是千年冰雪化成的刺骨雪水。

畅想因为高反一直没调过来,如老奶奶过河。

河流最为湍急的地方,向导打算架桥,可是这样的桥谁又敢过呢?

最后两个向导轮流背大家过河。小吕也毫不犹豫地脱下鞋子加入到背大家过河的行列中。

大虫因为太重只能自行过河,向导温情地护送!多吉大叔也在背他的团队过河。

这个勇敢的外国姑娘坚决不让多吉大叔背,自行过河,寻找浅水处。

这是扎西的哥哥,扎西因为找马不能赶来,他只好代替。连续背了几趟,看来他也已经相当累了。

两个外国佬都是自己涉水过河!

逍遥则在摇摇欲坠的小桥边护送大家过桥。

看大虫的护送方式,相当浪漫,似在跳探戈啊!

又一条湍急的溪流档住大家的去路,这次只有一个小向导跟着我们了。大家沿溪而上想找一个浅点的地方过,可是走上近百米却没一点办法可想。最后大家在逍遥和向导的帮助下踏着向导的大腿过了河。

而禅姐因为脚伤只能背负过河。别看河流不宽,可是相当湍急,站在里面根本站不稳。

又一条河流,向导和逍遥在河边等着接禅姐和豆豆。

木秀于林,风雷必摧之!

又是无尽的原始森林!

巴掌宽的羊肠小道,陡峭的山坡下湍急的河流,一不小心栽下去就完了,我不是耸人听闻,人长时间行走在这种相似的危险环境中,意识很容易模糊。向导说前边就有人曾经因为意识模糊打趔趄而滚下去过。

植被终于开始变化,云杉的出现预示着目的地不远啦!

坚强的老杨在上完一段坡后终于撑不住了,抱住一棵树弱弱地问:还有多远啊?可是没人能给出答案。

经过近10小时的磨难,终于到达贡嘎寺。住宿20元,无电,无淋浴,无被子,三人间,门票20元。

D6,贡嘎寺-上子梅村-子梅垭口

早上起来拿着门票参观贡嘎寺,结果没人开门,只好作罢。闲着没事就转寺庙周围的转经筒。

山中的太阳能防汛设施。近4000米的高山上,不知是防的什么汛,一直没弄明白。

指路牌。

像不像黑白二无常?

远观上子梅村。五六天了,终于看见了现代文明的象征——公路。我认为贡嘎寺庙只能算是古代文明的象征。

一株高大笔直的杉树。

上子梅村漂亮的房屋和整齐的麦地,还有因为营养不良眼睛浮肿的杨嫂。

子梅村的家庭旅馆。

大虫和威望再受不了野外露营,要到有信号的地方向妈妈报平安,所以坐摩托车提前去了上木居,每车100到垭口,然后再坐车去上木居。

一个很有意思的热情的藏民小孩。开始见着我的时候,隔老远就向我打招呼问好,并询问我们是否要车,并指给我们到那里租车。最让我惊奇的是他的普通话非常标准,手里时常在摆弄手机,问他没信号拿手机干什么,他说听歌。我给他照相,他也用手机给我拍照。

午餐:腊肉炒腐竹,紫菜白菜汤,很可口的一顿饭。

微风吹过,麦浪滚滚。

午饭后我们坐上手扶拖拉机开始向垭口进发。一辆拉行李,一辆拉人,每车四百,10多公里的路,要走大概近两小时。

拉行李的车很快就超过了我们。

途中,车子得不停地加水,很帅的司机。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拖拉机坏了。我估计是我们人太多,而发动机又长时间在高原地区燃烧不足导致故障。司机宣布车子彻底坏掉,得等运送行李的车子返回接我们。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又坐上了另一辆手扶拖拉机。

又能继续前进,不用忍受半山腰哪凛冽的寒风,豆豆是相当的高兴。

车子加水之惨状。

司机被废气熏黑了。

我们走过的路,简直是贴在山坡上。

山顶寒冷异常,路遇一骑摩托车的,简直与木乃伊无异。

山脚阳光明媚,山顶却是寒雾阵阵。还好,先前出发重装行进的逍遥在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把我们大家的帐篷都搭好了,真是感谢他!

饭后,大家找来木柴,加上没用的肉皮,生起火来。

火堆旁大家玩起了杀人游戏。

D7,子梅垭口-上木居-康定

清晨的贡嘎山,居然有云遮挡。这让一直认为运气很好的我们气愤不已。在这海拔4500多米的垭口宿营一夜就是为了能看到美丽的贡嘎日出,这让大家愤愤不平。

早起拍摄日出的人们。

这什么鬼日出啊,神山影影绰绰!

重装的哥们儿因为没有防护好,脸上已经在大面积脱皮了。

营地旁边就是一个通信铁塔,可惜还没设备,我们还得过没有手机信号的生活。

逍遥挂上了他早就买好的经幡。

恋恋不舍云雾中的神山贡嘎,有机会再来看你。传说曾经有人在垭口扎营三月,竟然也一次也没有拍到清丽的贡嘎日出。

别人拍的贡嘎照片,据说很多人都是受它毒害而恋上贡嘎。

我们看见的贡嘎。

看畅想的眼神!我们在准备下山的时候,熏黑的司机师傅说,我的车刹车好像有点问题了!畅想立刻说,没事,我们都买了保险!

车厢因为没有护栏,人坐在车厢沿上摇摇摆摆很不稳定,小游紧紧拉住畅想的手,畅想说,这手怎么这么容易出汗呢?

到了上木居改坐面包车到康定,600元每车。沿途可见漂亮的藏民居。

前面就是折多山,传统的藏汉分界线,我们终于又回到了康定。

文章页数第1页 

上一篇:20110922张家界蓝天救援队参加“翼装飞行穿越天门”保障救援纪实 

下一篇:追风队麻空山之行 

 
评论内容
·还没有相关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