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凤凰网视频聊天文字版 -杨老师在线,您永远的学习伴侣!  
-新闻透视-社会新闻 杨老师在线 | 电脑教程 | 语文 | 数学 | 科品音美 | 计划总结 | 教学专题 | 教师培训 | 新闻透视 | 留言板
        您的位置:杨老师在线 > 新闻透视 > 社会新闻

李敖凤凰网视频聊天文字版

作者:杨老师 来自:杨老师在线 时间:2005-9-26

  站内搜索:
    相关文章列表:
李敖凤凰网视频聊天文字版
    本级分类列表:
教育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分类导航:
语数基础知识在线测试
计算能力在线测试点此进

一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一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二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二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三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三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四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四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五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五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六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六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七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七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八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八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九年级上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九年级下册教学资源语文     数学

 

[09:33:12] 各位网友 聊天马上开始!让大家久等了 不好意思!
[09:34:25] 吴小莉:今天,正在北京进行《神州文化之旅》的李敖大师,做客凤凰网跟网友聊天。李大师,您好。从海岛回大陆,是否有脚踏实地的感觉?
[09:34:31] 李敖:大家都好!
[09:34:47] 吴小莉:都知道,而且都迫不急待的想看看我们进凤凰网聊天室的客人李敖大师,他现在已经坐到我的身边了。
[09:34:55] 李敖:第一次是好多年以前,印象模糊了。
[09:35:16] 吴小莉:李大师,今天您的这次聊天有十三家网站与凤凰网联合进行,网上至少有几十万网民将在网上陪您聊天。
[09:35:26] 吴小莉:今天没有穿红夹克,还是咖啡色的外套,今天他进到我们的演播室就问是不是有点热,是不是要脱外套?
[09:35:34] 李敖:我从来不一个人脱!
[09:36:08] 吴小莉:凤凰网作为凤凰卫视旗下唯一的国际互连网,最近一直在跟踪报道您的神州文化之旅,几天来,凤凰网友的留言、发贴数量达到了10多万条,给您的留言十分精彩,这里我先读两首网友给您写的诗:
[09:36:41] 吴小莉:一首大陆出生小岛忙,声名远震故人乡。文星托起童心志,有话承接老眼狂。历史文学功力厚,江山美女主张强。平生骂遍人间事,战士威名万古扬!
[09:36:52] 李敖:一首烂诗。
[09:37:04] 李敖:我必须说写这种旧诗是很难写的,尤其是七言律诗,常常有两句,或者是四句是不好的,包括杜甫在内,那是很难写的,他的好意我很感谢,不过诗不敢恭维。
[09:37:14] 吴小莉:还有一个叫送李敖的诗,颂李敖:李敖最怕铁翅鸟,七十顽童不畏老。台湾岛小美眉少,飞到大陆找一找。
[09:37:23] 李敖:这个比较好,这个有打油诗的风味,并且短一点。
[09:37:29] 李敖:我没来找妹妹。大陆妹妹的印象很好看,很年轻,很漂亮。
[09:37:57] 吴小莉:另外,网友也可以发手机短信向李大师提问,方法是编写短信95加上您的问题,移动用户发送到9501007,联通用户发送到9567007,我们会在聊天过程中随时穿插大家的问题。同时大家还可以用固定电话拨打16839728收听本次访谈的实况。
[09:38:12] 吴小莉:我想很多人想问您的问题了,我们进入到今天的环节,大师的“网络情缘”、北京行之感悟、李敖人生和我看《李敖有话说》四个部分。海内外的各位网友可以通过凤凰网聊天室向李大师提问,我会尽量把问题转述给大师。
[09:38:31] 李敖:我没有上过网,是凤凰网他们输出一些大家对我的看法和批评,变成白纸黑字交给我,我来做参考,我本人并不上网的。
[09:38:45] 吴小莉:您看到“参考消息”之后,常常会在节目当中说到凤凰网的观众。
[09:38:54] 李敖:我会用我的节目表达,可是那算上网吗?
[09:39:03] 吴小莉:是不是因为您觉得网友的提问,或者是对您的批评激起了您的回答?
[09:39:35] 李敖:偶尔会有,基本上量太大了,没有工夫看。因为引起我一个不愉快的联想,我在当年做预备军官的时候,我们要上厕所,可是军中的厕所很脏,门上和墙角上有很多牢骚,平时都不敢发,只能在厕所墙上写。
[09:39:43] 吴小莉:您既然不上网,但是网上的消息您从来许多断过,谁帮您上的网?
[09:39:50] 李敖:凤凰电视台转给我的,我也不懂这个。
[09:39:57] 吴小莉:但是听说您的儿子会帮您上网?
[09:40:03] 吴小莉:那您的孩子上网吗?
[09:40:11] 李敖:他也不懂,他帮我打字,他妈妈不允许他上网。
[09:40:29] 李敖:上网第一个是他们有大量的闲功夫,第二,内容精彩的不多,垃圾很多,所以你花很多时间看垃圾,很痛苦。
[09:40:53] 吴小莉:您说您不上网,您来之前,您的朋友们有没有提供大陆网民提供您来大陆的看法?这些看法有没有影响到您大陆之行之前要演讲的做法、看法,或者内容?
[09:41:20] 李敖:我这一反倒没有收到,我平常在网站上的一些意见偶尔会看到一些,这次来大陆,反到没有收到什么东西,也许别人有,怕影响我的情绪会扣留了。
[09:41:33] 吴小莉:您觉得基本上您不太上网,可是您很多的学问都是做出来的,跟网络基本上不太大?
[09:41:39] 李敖:没有关系,有网络之前我已经很有学问了。
[09:41:53] 吴小莉:我们现在进行第二个提问,就是关于北京之行的看法,您到神州已经五天了,网友特别想听听您的想法,您上了天安门,去了故宫,有什么感受?
[09:42:00] 李敖:是的。四个字“大国气象”。
[09:42:08] 吴小莉:后来挥了手的感觉怎么样?
[09:42:18] 李敖:我怕毛主席在后面抓住我,那是他的特权。感觉很快乐,因为天安门下面有人向我挥手,所以在礼貌上我要和他们挥手。
[09:42:26] 吴小莉:刚才还有一个网友问,您说下了北京的机场就想喝豆汁?喝了豆汁了吗?
[09:42:36] 李敖:还没吃。人家问我,我知道他们要听我讲北京话,所以我才说想吃豆汁。
[09:42:42] 吴小莉:您来了北京五天了,有没有想念台北的家?
[09:42:53] 李敖:也没有,我是很无情的。一点都不想,主要是因为家里人都来了,我太太、儿子女儿都来了。
[09:43:01] 吴小莉:这里我们还有一个网友在问,您到北京来还特别去看了吴子尤,为什么决定要去看他?
[09:43:14] 李敖:那是因为我来北京前三天我的好朋友何飞鹏转来子尤给我的信,我看了以后,觉得这位小男生很有才气,并且他应付他那种可怕的疾病的态度很了不起。
[09:44:13] 李敖:所以我说我要看看他,我不能只看坟,也要看看活人,不能只看老年人,也要看看年轻人,并且子尤的信里面说,他的毛笔子比我写得好,他的外祖母说她的毛笔子比她好,所以我想看看,也看到她妈妈写的字,后来她妈妈说,还是我写的好。
[09:44:19] 吴小莉:网友,您喜欢吴子尤吗?他和您在14、15岁的时候像不像?
[09:44:34] 李敖:我觉得他很聪明,书念得也很多,文章写得好,可是他的发型了。
[09:44:42] 吴小莉:您看过他的《谁的青春有我狂》吗?
[09:44:54] 李敖:我见过他以后才见过这本书,我的感觉是很敏锐的,光凭他给我写那封信我就可以感觉出来他的原创力我就可以感觉出来。我是非常聪明的!
[09:45:12] 李敖:感觉非常敏锐的,我看到你看到我在这儿吹牛的表情的样子,很痛苦的样子。
[09:45:19] 吴小莉:我没有很痛苦,我不是对着您微笑吗?
[09:45:31] 李敖:好,我原谅你。
[09:45:48] 吴小莉:您认为子尤康复之后会成为第二个李敖吗?
[09:45:56] 李敖:做上第二个李敖是比较难的,因为已经被我自己霸占了。
[09:46:08] 吴小莉:还有第二个人想做李敖,就是我们即将做视像联线的男孩。
[09:46:32] 吴小莉:他叫蒋彦,21岁,受李敖一句话影响“要么成为李敖,要么一无所有”, 2003年放弃在北京服装学院刚刚开始的大学生活,到北京大学旁听文学,剩下的时间全部用在收集有关李敖的资料和写作上。他到目前已写成四本关于李敖的书,分别是:《李敖大典》、《李敖诗歌研究》、《从序文看本领——李敖序文集》
[09:46:39] 吴小莉:《李敖传奇》,并托凤凰网转交给李大师。他还在网络上发起了“敖之迷”,目前有30多位成员。
[09:47:22] 蒋颜:李敖先生,您好,终于见到您了,尽管在视频上,看到您还是很清楚。我写过关于很多您的书,我想知道您对大陆的年轻一代有着什么样的期望?
[09:47:33] 李敖:大陆有这么多的年轻的朋友需要很努力才能够出乎其类,简单的说就是出人头地,为什么要出人头地?因为你要发挥个人的力量。
[09:47:44] 李敖:就是要出人头地。可是竞争也是相当的厉害,所以我觉得在大陆年轻朋友能够脱颖而出很不容易,虽然我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看到这么多脱颖而出的小朋友。
[09:48:17] 蒋彦:我听过您在北大的演讲,也听过您在清华的演讲,我想问一下先生,怎样一个年轻人最能够接受先知的棒子?
[09:48:34] 李敖:我认为能够自立才是一个基本的条件,我记得过去司马光对接待那些新考上政府官吏的年轻人,每个人先问你有没有钱?
[09:48:57] 大家认为很少见,为什么我们国家这么伟大的政治家,长者,先问我们有没有钱,后来才知道原因,司马光的意思是说,你年轻人有钱,你才能够才能随时挂官长去,才能有独立人格。
[09:49:09] 李敖:如果没有钱就没有力量,说起来好象很现实,有人没有钱,像颜回可以过很简单的生活,可是当颜回儿子得盲肠炎的时候,他怎么办,他就要救他儿子。
[09:49:23] 李敖:就不能够安贫乐道,他就要求爷爷告奶奶,所以人独立个性还是没有的,不是说我一个人能够撑得住就算了,问题出在这里所以我认为要有自立的条件是很重要的。
[09:49:31] 李敖:第一条就是先调查你父母有多少财产,到底能拿给你多少,等到死了再给你就太晚了。
[09:49:49] 蒋彦:我会像您流传胡适思想一样来流传李敖思想,但是那些书的出版都没有受到先师的授权,您会不会告我?
[09:50:02] 李敖:现在问题不在这里,你的好意想流传我的思想,我要问你的准备工作够不够?流传思想有很多条件。
[09:50:17] 李敖:比如说我也想流传我的思想搞一个电视台,可是我现在没有这个力量,我只能投奔凤凰电视。你有多少力量来流传我的思想?我请问你,这点很重要,没有小看你的意思,不要误会。
[09:50:28] 吴小莉:非常谢谢蒋彦今天跟我们的联线,也谢谢大师的回答。
[09:50:40] 吴小莉:有一位朋友问您说,我想问李大师,您收到徒弟吗?
[09:50:50] 李敖:我没有收徒弟,所以也没有条件,我不收徒弟。
[09:51:11] 吴小莉:有一位网友问到,北大、清华是中国大陆最高的学府,您在两校都进行了演讲,感觉有什么不同?清华和北大的学生有区别吗?
[09:51:26] 李敖:我认为没有很大的区别,两个学校的学生都是中国最优秀的年轻小朋友里面拔尖出来的,所以我认为没有什么大的不同。
[09:51:44] 吴小莉:还有一位网友问,如果让您的儿子在北大上学,会不会给您的儿子穿小鞋?
[09:52:08] 李敖:我觉得以我的儿子在台湾现在的教育,他考取北大和清华的机会都没有,他没有这么强的竞争力。换句话说,我很赞美北大和清华的学生,觉得他们的竞争力超乎寻常。
[09:52:19] 吴小莉:您在北大图书馆和法源寺题词“人书俱老”,你是指自己也老了吗?您如何看待您在我们“敖迷”心中永远不老形象?
[09:55:48] 李敖:他这个问题就表示了我们很多的古典教育可能出了问题,“人书俱老”是出在孙过庭书谱里的一句话,他的书谱里讲人书俱老,书是指书法。
[09:56:05] 李敖:他这个问题就表示了我们很多的古典教育可能出了问题,“人书俱老”是出在孙过庭书谱里的一句话,他的书谱里讲人书俱老,书是指书法。
[09:56:38] 李敖:我在图书馆里写这个书也代表书,也代表书法,这个老字,不是真的老,这个老是表示炉火纯青的意思。
[09:56:48] 李敖:这个精神代表书是那么了不起的书,人也是了不起的人,隐含了吹牛的意思,如果大家没有看过孙过庭的书谱就不懂这句话真正的含义,只能从字面上来看。
[09:56:55] 吴小莉:您刚才提到您可能现在的小儿子还没有机会考上北大,还有一个网友追问了一下,您到大陆最著名的两所大学都演讲了,有没有想过将来自己的子女也来大陆上学?
[09:57:05] 李敖:当然,我这次来内地,一个自私的原因大家看到没有,我把我的儿子女儿都带来了,他们一个念初中,一个念小学。在台湾请假的时候学校认为你在逃学。
[09:57:11] 李敖:可是我觉得这次逃学逃得很伟大,逃到北大和清华来了,我当然希望,可是比较难,北大清华学生是从全国各地拔尖出来的人。
[09:57:20] 吴小莉:您的私心就是带他们两个来见见世面?
[09:57:26] 李敖:见见世面,昨天我的女儿见了世面了,昨天她问了她妈妈,怎么这么多人喜欢爸爸,她妈妈说你爸爸多伟大,她说,他们怎么这么喜欢这个老头子?
[09:57:33] 吴小莉:那妈妈怎么回答?还是您怎么回答?
[09:57:40] 李敖:我不敢回答,因为我女儿背后有权有势,我女儿是刘长乐的干女儿。
[09:57:48] 吴小莉:您夫人又怎么回答,为什么这么多的人喜欢您?
[09:57:57] 李敖:她是讲不清楚的。
[09:58:03] 吴小莉:您怎么看这么多的年轻学子这么喜欢您的现象?
[09:58:12] 李敖:这一点都重要,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个人可以一身反骨,可以用他的智慧和刁,可以使官不聊生,也可以写这么多的文章。
[09:58:23] 李敖:可以做很多事情,活生生的一个人,或许有的人能够做到,但是没有好运气也不行,我一辈子没有做过牢,第一次坐牢就碰到蒋介石死。
[09:59:09] 李敖:所以我判了8年牢,只做了5年3个月,我不是提倡宿命论,所以我觉得有好运气是很重要的,但是和你的努力是有关系的。 多努力就会有好运气。
[09:59:17] 吴小莉:有一个问题我想追问,刚才您提到您的女儿明天都要回去上学了,女儿有了一些感言,儿子有没有感言?
[09:59:25] 李敖:我对我儿子的要求和对女儿的要求是不一样的,是很传统的,我觉得我女儿长得像吴小莉长得这么就好了,可是儿子要需要更多的努力来打拼。
[09:59:34] 吴小莉:网友,先生对年轻人有什么期许?李敖是一个特权,您不想大家做一个您那样敢作敢当的人吗?
[09:59:41] 李敖:我从来是一个叛徒”,可是我从来不鼓励别人做叛徒,可是你只看到叛徒风光这一面,但是你没有看到他被关在牢里的时候,那时候你看到时间是多么长,人情是多么凉薄,同志是多么的不可靠。
[09:59:50] 李敖:那种漫长的岁月一般人是受不了,我在牢里睡在地板上,夜里蟑螂老鼠、蜈蚣蚂蚁都爬上来了,那个时候不是容易过的一个生活,我不鼓励别人英雄。
[09:59:57] 李敖:今天我对北大和清华的小朋友没有鼓励他们做英雄,但是基本的权利上不要孬。
[10:00:04] 吴小莉:有一位网友好说,大陆学子为您追逐发狂,有没有想过在户外跟他们面对面的交流?
[10:00:14] 李敖:有一点困难,原因就是我会被包围,会被挤死,我不愿意被挤死。
[10:00:23] 李敖:我必须讲,因为得到大家对我的关切,有些人来保护我,可是他没有保护我,可能动作稍微激烈。
[10:00:33] 李敖:所以昨天我就碰到在法源寺,我的一个迷就被摔倒了,我就赶紧和他拉手指,觉得对他很抱歉。表面上看他是被保护我的武警推倒了,事实上后面正好有一个柱子摔倒了,可是画面上是被推倒,这种画面是尽量地避免。
[10:00:45] 吴小莉:网友:您在复旦大学的演讲准备讲什么题目?
[10:00:53] 李敖:不能讲,可是我基本上曾经抛出来三个有趣的题目,就是讲北大松与紧,清华洋与土,复旦白与黑。
[10:01:08] 李敖:事实上给我任何题目都是一样的,我内容三场演讲是一贯的。忽然交错为武,忽然金刚怒目,忽然菩萨低眉,这是我玩世不恭的习惯,事实上我所讲的内容都是一样的,都是串在一起的和题目没有多大关系。
[10:01:16] 吴小莉:复旦大学这场演讲会是金刚还是菩萨呢?
[10:01:23] 李敖:忽然金刚忽然菩萨。
[10:01:23] 李敖:忽然金刚忽然菩萨。
[10:01:31] 吴小莉:我们知道您在参观了雇工的宝贝之后表示要捐出自己收藏的“乾隆墨宝”,这是什么样的墨宝?
[10:01:40] 李敖:在中国五代的时候有一个书法家叫做王著,他写过千字文,就中国古代的书法家每个人都要写千字文,要写一个不同的字表示对书法的造诣。
[10:02:02] 李敖:王著的千字文里面有一个跋,我把这个今天签字捐给今天的故宫博物院,前面的哪儿去了,那个被稍烧掉了,在文革的时候被烧掉的。
[10:02:36] 李敖:可是在文革的时候他害怕,所以被烧掉了,所以王著后面的东西都烧掉了,没想到有些跋被留下来了,阴错阳差留到艺术史李敖专家的手中,所以我现在把它捐给北京的故宫。
[10:02:50] 吴小莉:是不是这次回到台北就开始干这件事情?
[10:02:58] 吴小莉:因为现在进行的是李敖人生的部分,网友说,您现在七十多岁了,看起来像五十多岁。您听的节目说过您的养生秘诀是过无不时?
[10:03:13] 李敖:电视的化妆师是干什么用的。(笑)基本上给自己一个约束,就是不要使我肚子有饱的感觉,换句话说就是少吃。
[10:03:44] 李敖:就是维持我70年来的标准体重,我身高172公分,我的体重从来没有超过72公斤。我体重是标准的,所以我健康有某种程度的水平。
[10:03:53] 李敖:比如说我没有心脏病,比如说我没有糖尿病。这样子的健康才可以祸害别人。
[10:04:03] 吴小莉:网友问,您说您要在海南岛去终老,您去北京逛了很多地方,有没有想过在北京购产房屋,以后每年可以回来小住一下?
[10:04:12] 李敖:北京对我来说太冷了,我告诉大家,我对寒冷有一种神经性的不舒服,所以海南岛空气对我比较好。
[10:04:27] 李敖:这句话说起来很丢人,因为我生在东北的哈尔滨,哈尔滨生人怎么会这样怕冷?结果就这样怕冷,基本原因和坐牢加深我这个病有关系。
[10:04:39] 吴小莉:网友,在您的演讲中说过,人生有两种,一种是年轻的时候激进,一种是年老的保守,一种是年老的时候激进,年轻的时候保守,您是哪一种?
[10:04:48] 李敖:我是年轻年老全激进的那一种。
[10:05:13] 吴小莉:您曾经说过您有很多的敌人,您有朋友吗?什么样的人能够成为您的朋友?您对朋友是什么态度?
[10:05:20] 李敖:我的朋友标准是很悲观的,因为我做过两次牢,我对人性的评估是很悲观的,我常常想到,列宁的一句话:一个不可靠的朋友就是敌人。所以我的敌人比较多。
[10:05:28] 李敖:敌人多比较安全,你不会被出卖,朋友才会出卖你,敌人怎么会出卖你,这才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10:05:35] 吴小莉:您觉得朋友到底有没有?
[10:05:45] 李敖:有朋友,朋友不一定是那么纠缠在一起,我觉得太累了。现在很少了,第一个太年轻又搭不上线,太老了,我又嫌他老。
[10:05:56] 李敖:有朋友,朋友不一定是那么纠缠在一起,我觉得太累了。现在很少了,第一个太年轻又搭不上线,太老了,我又嫌他老。
[10:06:04] 吴小莉:网友问,您的社会形象是铮铮铁骨,百折不饶,伶牙俐齿,特立独行,嫉恶如仇,在家里的形象是怎样的?您除了工作时间之外会同家人做些什么消遣活动?
[10:06:11] 李敖:在家里形象是窝囊受气,为什么呢?因为我比我太太大30岁,比我儿子大58岁,比我女儿大60岁。
[10:06:28] 李敖:我和他们的落差过大,所以小孩子对我不像是父母和子女的关系,而像祖父和孙子跟孙女的关系,所以我只有惯他们,而他们对我也是非常的骄纵。
[10:06:44] 李敖:有一次在街上,我儿子和我发脾气,我小声和他说,你别这样和我讲话,你和我这样发脾气,被人家看到,别人就不怕我了。
[10:06:54] 吴小莉:就是说你在你家的地位是排名第四?
[10:07:11] 李敖:如果小孩养猫小狗的时候我就是排名第五,第六。
[10:07:27] 吴小莉:网友问,您年纪这么大了,记忆力还如此好,思维还如此敏锐,足以见您作学术研究的能力有多强。但是,之后竟然没有在学术的路上走得更加远,实在是一大憾事。您认为您是合格的学者吗?
[10:07:37] 李敖:我不是合格的学者,因为合格的学者需要和学术界的圈混在一起,我们这种人是排挤在圈外面的,所以不太可能作为一个学者。
[10:08:15] 李敖:所以不能作为一个学者,我不是一个学者,是闲云野鹤式的,所以我应该有点酸葡萄的告诉你们,我不是学者,所以大家忽略了我在飞机场上的一句话。
[10:08:25] 李敖:我说有两个人和北京大学有特殊的关系,他们都不是北大的学生,一个是毛泽东,一个是我,这两个人有一个特色,基本上是反知识的。
[10:08:36] 李敖:大家很奇怪,你们知识分子为什么反知识,因为太了解知识分子了,看不起知识分子,所以才反知识,我基本上是反知识的人,所以不太适合做学者。
[10:09:05] 吴小莉:有一个网友已经在我们的视像上,无眉,无眉是网络大侠。
[10:09:38] 无眉:李敖,我们看过您的很多东西,我觉得您给我们的形象也像一个大侠,我最近看了你在北大和清华的演讲,我觉得非精采,汪洋恣肆的感觉,网友的讨论也非常热烈。
[10:10:07] 无眉:我看过您很多的杂文,我觉得这不像您平常说话的风格,还是比较内敛,我觉得这几天您在内地的演讲是用您的大头在演讲,但是我们知道您的小头还是比大头重视。
[10:10:25] 无眉:今天我想问您一个小头的问题,我们知道李敖是用小头说大头的事,网络上的风格把您的风格说成是LM风格。
[10:10:52] 无眉:但是这个不是贬义,就是说您是一个非常性感的人,我们知道您跟您的老婆结婚二十多年了,差距二十多岁,您和您的老婆现在合适?从质量和数量上是不是满意?
[10:11:00] 李敖:我认为这个问题你所问的问题太涉及私人了,我觉得不太妥。
[10:11:11] 无眉:这个问题是我代表所有崇拜您的男女网络提问的,大家对这个问题比较感兴趣。
[10:11:11] 无眉:这个问题是我代表所有崇拜您的男女网络提问的,大家对这个问题比较感兴趣。
[10:11:24] 李敖:我所以不告诉你的原因,因为这里涉及别人,所以我要保守一点,可是有一些人把他的事情写出来,死后100年才能发表。
[10:11:54] 李敖:我昨天在清华表演的时候讲到普希金,他死后100年发表了他的诗集,我们才知道他是到底怎么样的,我们才清清楚楚的知道,所以有的时候需要一段时间来隔离。很多事情是后代人才知道的,而当代人是无法知道的。
[10:12:02] 无眉:谢谢李敖大师。
[10:12:31] 吴小莉:网友,还有一个女网友还在沈阳,是何琳,她今天本来是要参加姐姐的婚礼,为了跟您联线,所以就留下来联线了。
[10:12:53] 何琳:李敖先生,您好,我来自沈阳,您出生在哈尔滨,我们也算老乡了,您在北大的演讲我看了,效果很好,李大师,您21号那天想让大家看一个凄凉的画面,让王菲的姑姑上台,说您要讲个故事,但最后没讲成,我们都想知道,您最后想讲一个什么故事呢?
[10:13:01] 李敖:这个故事是告诉你,我父亲和王菲的祖父在北京大学他们同班,我父亲和我母亲结婚的时候,王菲的祖父是伴郎。
[10:13:23] 李敖:我母亲的老师又是王菲的祖父,王菲的祖父又追我母亲的妹妹,王菲的祖父后来又帮助我们来到台湾,王菲的祖父是国民党的老的“立法委员”。
[10:13:33] 李敖:我们两家是非常复杂的,并且复杂到当年我爸爸和王菲的祖父几乎在口头上的约定就是我们家的大姐嫁给王菲的爸爸。
[10:13:46] 李敖:后来没有成功,所以如果成功了,今天我敢说王菲就不姓王了。就是这么复杂的关系。
[10:13:53] 何琳:为什么说这是一个凄凉的画面呢?
[10:14:13] 李敖:凄凉的画面就是当时你们可以看到王菲的姑父当时也是我大姐的朋友,王菲姑姑现在身体不好,她那天来的时候是有人陪她,她是很艰苦地走路来到北京大学。
[10:14:39] 李敖:我所谓凄凉的画面就是最后王菲爸爸和妈妈都死了,两家人都老掉了,我是有感而发,因为他们家人的关系和我们家的关系都太深了。
[10:14:46] 吴小莉:非常谢谢何琳,希望能够解答你的疑惑,也解答了我的疑惑。
[10:16:07] 吴小莉:还要问您的一个问题,网友,我是来自李敖夫人的老家河北,所以要主持人照顾,他说,无论大家是反对你还是支持你,都承认一个事实,就是您认真的读过很多书,我过去读过您的文章,比如“要把金针度与人”。许多年过去了,您在读书方面有没有新的体会,据说您的藏书有几十万册,非常想知道您是如何阅读的?
[10:16:17] 李敖:读书一个重要的窍门就是在一目十行或者是一目二十行,不要相信快读的那些人。
[10:16:28] 李敖:是读书书一打开需要那种感觉,一抓就抓到重要的部分,关键字你能够抓到,所以看书要抓到关键字,最重要的是你选择这本书的时候需要智慧,我李敖就是这样。
[10:16:42] 李敖:我选书的时候这书是什么人写的,我看过一本书《西藏生死书》我一翻就不看,我要打听他怎么看的。
[10:16:56] 李敖:大前提告诉你人有来生,如果你不承认有来生,这本书就不能看,可是你承认有来生了,这本书看了浪费了你的时间,所以这种书我就不看。
[10:17:07] 李敖:所以我认为选书是很重要的一个智慧。今天大家玩电脑,知道键一按下去,同类的资料大量涌出,你不会选,对你就是浪费,这些资料对我们就是浪费。
[10:17:25] 李敖:所以大家觉得电脑对我们多好,我认为在你没有学会像我这种很快地掌握重点的本领,书也好,电脑也罢,都是累赘。
[10:17:34] 吴小莉:那我要追问了,怎么样掌握您这样的本领呢?
[10:17:44] 李敖:要看李敖大全集,每套33600新台币。(笑)
[10:17:54] 吴小莉:网友,特别关心您的一生总是在批评人,能不能够表扬一次人呢?
[10:18:23] 李敖:我要表扬人我就照镜子,就这样子,基本上我和大家讲,人的智慧要是全面性的才引起我兴趣,有的人只有一刹那的智慧,或者灵光一闪的智慧,这些人还是不够的,所以我很少给别人鼓掌。
[10:18:24] 李敖:我要表扬人我就照镜子,就这样子,基本上我和大家讲,人的智慧要是全面性的才引起我兴趣,有的人只有一刹那的智慧,或者灵光一闪的智慧,这些人还是不够的,所以我很少给别人鼓掌。
[10:18:42] 李敖:原因就是他讲了一句明白话,你刚要鼓掌的时候,他下一句话就是混话,因为他智慧不够完整,所以我们取得完整的智慧是很重要的,我以此自豪,就是我觉得我的智慧是完整的。像一颗钻石一样,多方的发光,这是很重要的。
[10:19:05] 吴小莉:网友众生平等问,大师在家里头没有地位,您很好解决了年龄差距代沟的问题,有什么秘诀呢?
[10:19:22] 李敖:秘诀就是你必须承认一个大前提,就是一个家庭里面如果你是属于老人级的那一阶级,最好你就知趣,闪开,和年轻人保持距离比较好。
[10:19:46] 李敖:很多老年人做不到这一点,特别要依靠年轻人,这一点是不好的,所以我要告诉大家,当我更老的时候,走不动的时候,我会和我的家人离开,自己单独住。所以我才说我希望住在海南岛。
[10:20:03] 李敖:很多老年人做不到这一点,特别要依靠年轻人,这一点是不好的,所以我要告诉大家,当我更老的时候,走不动的时候,我会和我的家人离开,自己单独住。所以我才说我希望住在海南岛。
[10:20:12] 吴小莉:这里有一个手机短信问题,是福州的一位网友,手机号码是134****4112 ,他的问题是:大师,我想问一下您在节目里为什么永远只穿那一件衣服?还有您书房里的书真的全部都看过吗?
[10:20:22] 李敖:书不是这样看的,书是参考用的,所谓参考用就是当你需要那一本的时候,就立刻可以找到,所以书对我而言,完全是在我掌握之中。
[10:20:39] 李敖:很多不会看书的人,老是从头到尾看一遍,过去读书的方法就是一本书不看完不看另外一本书,这是错误的,所以我告诉大家不要那么笨地去看书。
[10:20:58] 李敖:看书要掌握重点,并且要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抓到你所要看的重要的内容,那是我们要学的本领,不是死读书。
[10:21:59] 李敖:我是学历史的人,24史就是25史是必读的书,北京大学有一个人叫陈翰章说看24史和25史看过三遍,我只看过一遍,所以我不需要花时间看三遍,看三遍表示你第一遍没有看好。
[10:22:16] 李敖:就像狗熊一样进到玉米园子,抓到一颗玉米塞到腋下,随夹随丢,不会看书的人就是这样看一本忘一本。
[10:22:32] 李敖:像陈翰章先生一样,他虽然看了24史看了三遍,可是都没有记住。
[10:22:49] 吴小莉:网友,您做《李敖有话说》,旁征博引,您是怎么准备的,一个星期去录几次影,录那半个小时要准备多久?
[10:22:56] 李敖:我要准备50年,或者是60年,因为有很多资料,我现在做李敖有话说的资料,有我8岁时候搜集的资料,还在保存着,还从北京带去的资料还有。
[10:23:06] 李敖:这个大量的资料都经过我的分类,分类了以后,这个题目想起来了,或者忽然发生了类似的题目了,我随手拿来和我的旧资料它合并,就可以完成我的新节目。
[10:23:14] 李敖:可是这个资料发现怎么样定题目,一般人不知道,你需要在50年前就知道这是一个题目,或者60年前就知道这是一个题目。
[10:23:36] 李敖:比如说,报纸上常常看到,有的人抓到警察局畏罪自杀,早不死晚不死,死在警察局,我搜集这些资料,凡是碰到有的人死在警察局,这个资料我就搜集到了,然后整个的排出来,几十条都是死在警察局的例子。
[10:24:15] 李敖:我才问警察是怎么回事,原来他们是在警察局被打不小心被打死了,刑囚而死,所以我们就知道了,这个人好端端的,早不死晚不死,在警察局死了,这我们才知道真的原因是在警察局被打死了。
[10:24:26] 李敖:这就是我搜集资料的一个例子,对我而言这是一个题目,可是搜集它需要30年。
[10:24:35] 吴小莉:您真的从8岁就开始收集资料吗?
[10:24:43] 李敖:是的,还会更早,我带了500本书离开了北京,到了天津,到了上海,到了台湾。
[10:25:01] 吴小莉:我说一个私底下的事情,您这次在北大、清华的时候就有一个小的箱子,要讲什么就收出清华的部分、北大的那部分出来,是这样吗?
[10:25:13] 李敖:没有错,部分已经只是一些提要,不是真的精华,所以我能站在那里不用稿子,在那里讲,大家以为我是天才吗,我告诉你,我不是那种天才,不是记忆力非常好的天才。
[10:25:44] 李敖:我也是经过技巧来记东西的,这是我的本能。王安石的儿子叫王方,王安石和他的好朋友刘贡父吹牛。
[10:26:25] 李敖:我说儿子是神童,看书一遍就会,刘说,谁家的儿子看两遍,我们家儿子也是神童,真的是神童,他们古代的人都有那么好的天才能力。,才能够念书,现在人取得知识不要那么笨的方法,所以我们觉得现在人取得知识非常地方便,可是需要头脑来辨别知识。
[10:26:35] 吴小莉:网友:您在《李敖有话说》的节目里面用很多的集说您的母亲,我们我们觉得您的表现跟您的母亲的性格是很相像的,您觉得呢?
[10:26:45] 李敖:这里面也许某种程度的暗示,某种程度的遗传还会有。我的母亲是一个很精明的老太太,我也是。
[10:26:55] 李敖:我母亲在我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准确的,或者挖苦的,或者不敬的意思,她就是慈禧太后,只是她没有权力,她要是有权力以后,她有慈禧太后所有的性格和狠毒。
[10:27:01] 李敖:这是人性的问题,而不是母子的问题。
[10:27:10] 吴小莉:网友问,您晚年的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10:27:26] 李敖:我告诉你,我晚年的最大愿望,就是当我老的时候,现在已经很老了,比如更老的时候,身体比较不好的时候,或者是活动能力更弱的时候,我希望找一个温暖的地方住下来。
[10:27:44] 李敖:所以我选来选去,我觉得海南岛的南部对我可能更适合,四季如夏,对我可能身体上面会舒服一点,如此而已。
[10:27:55] 李敖:当年苏东坡被贬到海南岛,和他住在一起的是他的姨太太,我唯一的遗憾是在海南岛没有姨太太。
[10:28:16] 吴小莉:网友:我是出生在哈尔滨,您的小老乡,活了您一半的年龄,现在在太原,崇拜您,您的节目我都看了,节目中您和母亲的关系、弟弟的关系而感动,您自己真的觉得家庭的亲情淡薄吗?
[10:28:40] 李敖: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第一段就说,所有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10:29:23] 李敖:我必须告诉大家,每一个家庭都不一样,我的家庭父亲、母亲、我和我的手足之间,关系很复杂,我母亲北京大学毕业,她比较开明,比较了解我,我父亲走了以后,我觉得我和家里的关系其实很尖锐,所以认为家庭对我说起来以负担的感觉多。
[10:29:39] 李敖:我觉得我背了很大的抱负。有一首歌:他不重,他是我兄弟,可是我觉得最重的就是兄弟,还有妈。
[10:29:45] 吴小莉:对于自己的小家庭呢?
[10:29:56] 李敖:小家庭现在对我而言完全是非常温馨的一个小地方,所以我也没有是非可讲,可是我有心理准备,就是有朝一日大家劳燕纷飞。
[10:30:06] 李敖:母狮子和小狮子怎么分开,母狮子最后要小狮子断奶,要小狮子独立的时候,它会抓到一只羊,在小狮子吃这只羊的时候,母狮子从此走掉了。
[10:30:13] 李敖:动物是有这个智慧,它一言不发,可是我最后做一顿饭给你吃,你吃顿饱饭,以后看你的造化了。
[10:30:25] 李敖:这是人生最好的教训,虽然它是动物,我觉得母狮子就是哲学家,它不像人类这样纠缠不清,搞得非常痛苦。
[10:30:46] 李敖:所以我一再说,当我老的时候,我们这个家庭会散掉。我一个人会远走南飞,到海南岛,不知道最近发了什么神经想去海南岛。
[10:30:57] 吴小莉:网友说,听说老李来大陆之前,陈文茜送了一跟拐杖给老李,不知道两个人的关系如何?
[10:31:06] 李敖:陈文茜是我的好朋友,昨天晚上我在电视里看到她对我北大清华演讲的批评,我认为这个老朋友有的时候也是非常可恶的。
[10:31:16] 李敖:连战到北京她跟去了给他打100分,我这一次在北京她说在北大的演讲是90分,我觉得她是势利眼。
[10:32:00] 李敖:我讲的这么好,有这么多攻击力,连战太差劲了,可是她居然给连战打100分,因为连战在中国新闻公司给她开了一个节目,对陈文茜如此的“黑心”,我在这里要特别声讨,该死的陈文茜。
[10:32:21] 吴小莉:网友,李大哥,您平常在台湾经常见到阿扁么?他是律师出身,您觉得陈水扁的口才和您相比怎么样?
[10:32:35] 李敖:为什么问得这样蠢的一个问题,陈水扁的声音就很讨厌,表情也讨厌,可是我必须和你说,我宁愿听陈水扁的声音,宁愿看他讨厌的表情。我也不要听陈水扁老婆的声音,和陈水扁老婆的表情,更讨厌。
[10:33:01] 李敖:因为我认为你这个问题不能比的,陈水扁差得太远了。 他有一些演讲,争取选票的语言,那是对那些无知的百姓而说的,并且都是很熟的套话,声嘶力竭的套话,谈不到讲演。
[10:33:30] 李敖:为什么我这次到北京来并且开玩笑说,我要台湾来的演讲比赛,就是证明给大家看,连战那叫什么讲演呢?讲完一句话停下来给他鼓掌,所以比鼓掌的次数多,那叫什么演讲,演讲是要现场抓住每一个群众,使他们要小便的时候都不去小便,这才是真正的演讲。
[10:33:51] 吴小莉:网友,台湾一直说要开放认证大陆的学历,连宋大陆行之后好象并没有进行,台湾方面也并没有承认,您觉得应该怎么样去推行这件事情?
[10:34:02] 李敖:这件事情像连和宋这些政治人物带着他们的团队来推动是好的,基本上这是陈水扁政府一个不晓得天大大事的决定。
[10:34:09] 李敖:你口口声声台湾要走出世界,走出台湾,走向世界,你怎么走出去,别人的学历你都不承认,这就是台湾的悲哀。
[10:34:46] 李敖:好比说台湾搞了个通用拼音,汉语拼音是联合国通过在用的,你台湾一个36000平方公里的小岛你自己给自己搞了一个拼音,谁要理你?没人理你。
[10:35:13] 李敖:连台湾有的B、P、M、F只有台湾在用,都落伍了,台湾是有很多不懂事在那里乱搞,可是我也要说,我们不要过分重视他们,因为他们是孬种,并没有真的力量来搞台湾“独立”。
[10:35:27] 吴小莉:现在还有一个视像联线的网友,叫做雪域,来自北京。
[10:36:04] 雪域:李敖先生您好!能有机会能够跟您进行联线,我感到非常的荣幸,李大师您这次来大陆把儿子和小女儿都带来了,不过我发现您不论在机场还是别的地方参观,总是和儿子走在一起。可是在你的节目里提到小女儿的次数比提到儿子的时候多多了,那您到底是喜欢您的小女儿多一点还是儿子多一点?您有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
[10:36:39] 李敖:我向你报告,我和我太太坐着不同飞机来的,为什么要这样,不要同归于尽嘛!万一出事了怎么可以啊!这就是我做事稳健的地方。原来来是这么来的,所以小儿子是跟在我身边。
[10:36:49] 李敖:至于说重男轻女我没有这种想法和感觉。可是我必须告诉你,男孩子和女孩子的成长和教育方式是不一样的。
[10:37:11] 李敖:当女孩子有很多利用女孩子好的条件可以占尽很多便宜,她可以骗男人,哄男人,欺负男人,可以这样的天利,为什么不做呢?
[10:37:37] 李敖:可是男人基本上除非像马英九那样的小脸蛋非常的困难,所以男子汉要有男子汉的样子,所以我女儿这样漂漂亮亮能骗人就可以了。
[10:37:54] 雪域:您在很多言论,刚才您说您对小女儿的要求,和很多您在很多言论上对女性的观念就是女人长漂亮一点,我们知道您的女儿李文一是个非常优秀的女性,您怎么样看待您女儿的卓越才能,与您自己所的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言论呢?
[10:38:05] 李敖:我当时说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你可以利用你的条件去占便宜的时候,为什么说我不要这个条件?
[10:38:18] 李敖:我是主张男女平权,我是和你公平竞争,这是笨的人,聪明的人是我已经有了好的条件,我占了先手,我利用这些条件再锦上添花不迟。
[10:38:28] 李敖:因为女人有这样先天的机会,应该大利用,特利用,有的女孩子没有,我们再例外处理。
[10:38:41] 李敖:你谈到李文,她是一个被惯坏的美国人,美国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对人情世故不太熟,所以我也讲了一些话。
[10:40:07] 李敖:好比说我和她讲了一句话,她新搬家以后,她自己有一个怪毛病,她在外面贴了一个条子门铃只准按一下,不准按两下。有一天一个送饭的小孩子给她送饭来,不小心按了两下,她就把人家骂了,我告诉她,你不要这样,人家是个小孩子,下回再送饭恐怕会在饭里吐口水,她是非常不懂得待人接物。
[10:40:16] 吴小莉:网友,他对于李文很仰慕,是柏拉图的仰慕,您对柏拉图式的爱情有什么评价,有还是没有过?
[10:40:29] 李敖:爱情的方式男女的关系有很多种,有柏拉图式的,因人而异,因情而异,我觉得都不可忽缺,花样百出是比较好的。
[10:41:04] 李敖:不过像写神曲得但丁的柏拉图是太严重了,像歌德的那种娘娘腔的爱情我不喜欢,同样的,我觉得对哭哭啼啼的爱情关系,或者是描写自己的处境和抱怨,伤感,哀叹都是不好的。
[10:41:20] 李敖:我不喜欢伤痕的文学,文革以后的伤痕文学我比较喜欢邓小平八个字的评语,就是“哭哭啼啼,没有出息”。
[10:41:31] 吴小莉:有一位网友问,李先生,请问您在历史上的成就高,还是文学上的,还是在思想上的?
[10:41:42] 李敖:文学和思想对我而言是一个东西,思想有的时候表达不能硬梆梆的用哲学的文字,需要用小说的题材把它表达出来。
[10:41:51] 李敖:就好象刚刚我说的那个母老虎是个哲学家,因为它知道怎么样处理它和它小老虎离别,这是一个文学的表达。
[10:42:21] 李敖:我看过一个小说是在白色恐怖下的政治犯他的情人每个礼拜给他送饭,有一次他情人就决定他受不了了,他无法等待了,这种漫长的牢狱生活,她只有离开,可是她去探监的时候,她的先生在牢里面还和她说,下个礼拜你来的时候给我带什么东西,她也点头也同意了,可是到了下个礼拜她把这些东西寄给她的丈夫她永远不再来了,我认为这就是人生。
[10:42:38] 李敖:可是这种人生的表达方法很难用思想方法去表达,需要用文学方法来表达,所以我的答案就是用思想作底子,用文学做形式来表达我,这是我的希望。
[10:43:00] 吴小莉:网友,我是在洛杉矶的网友,在国内时经常看你的节目。我想问,您50多年没出过台湾,这次神州之旅会不会让您从此爱上旅游,日后到多出去走走,到世界各地华人汇聚的地方走走?
[10:43:24] 李敖:我讲过走走对我生命而言是浪费我的老年,你要干什么,如果看山看,我告诉你,山山水各地都差不多,一定要看名山大川,我觉得这些人有毛病,为什么不看看电影片和幻灯片就够了?为什么要身临其境?
[10:43:51] 李敖:有的人说身临其境才有临场感,可是你爬爬圣母峰,你爬不上去,那是需要超级的体量,你无法得到站圣母峰上看雪原的快感了。我李敖就不是这样了,所以我才说,董其昌讲了一句话,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
[10:43:58] 李敖:我认为这是不对的,应该是读两万卷书,行零里路。
[10:44:07] 吴小莉:网友,今后是否还会来北京,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次?
[10:44:52] 李敖:我认为用那两个字还好就是随缘,也许阴错阳差我就来了这一次就是,我本来计划我80岁以后也许我会来北京,像伏尔泰一样离开他的国家,最后80岁的时候回到巴黎,受到欢迎也挺好的。
[10:45:17] 李敖:可是刘长乐老板的热心替我安排,使我推托不掉,他说80岁太老了,我用不坐飞机作为借口,他说用一条船从台湾拉到香港,然后用火车专列把你拉到北京你去不去。
[10:45:37] 李敖:因为我没有借口了,所以就说好,就来了,就这样阴错阳差,刘长乐先生的好意使我在这么快的时间里来到北京,本来是3月就成行的,可冒出连战要来,就把这个事情耽误了。
[10:45:47] 吴小莉:网友,您现在对大陆人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对台湾人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对自己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
[10:45:56] 李敖:用一句话来表达这些吗?
[10:46:23] 李敖:对这三种情况我只有四个字,就是我在天安门上写的四个字,叫做“休戚与共”,“休”是代表快乐,“戚”是代表难过,这是中国的成语,可是被我用来以后,又变成了PUN,变成了双关语。
[10:46:38] 李敖:我的痛苦和快乐都和共产党有关系,共代表共产党,换句话说又是共同的关系,又是共产党的关系,为什么呢?密不可分。
[10:46:47] 李敖:所以我对大陆说的话就是休戚与共,你的快乐与痛苦都和共产党有关系,台湾也如此,我个人也如此。
[10:47:23] 李敖:所以我这次来大家绝对想不到的我所用的一个态度,就是我觉得和共产党要采取友好的态度,共产党基本上是两手策略执行他的政策,是一手硬一手软,我们是用两臂政策。
[10:47:52] 李敖:所以我认为共产党要为人民服务嘛,OK,我让你为人民服务,大陆有13亿人口,13亿人口是每19个人里面有一个共产党,那18个人就抱住共产党,请你为我服务。
[10:48:06] 李敖:这是很好的结局,所以不要搞那种敌对了,共产党已经有进步,共产党难免有权力的斗争,但是不像以前那样的斗争了,大家不懂我的意思,我说我要去北京看秦城的监狱,看它历史的成绩。
[10:48:24] 李敖:那里面已经没有政治斗争的人关在里面,是一些贪污犯,这些小人物在里面。当我去秦城监狱的时候,我是凭吊过去的历史,并不是揭发什么黑暗,这是别人不懂的。
[10:48:24] 李敖:那里面已经没有政治斗争的人关在里面,是一些贪污犯,这些小人物在里面。当我去秦城监狱的时候,我是凭吊过去的历史,并不是揭发什么黑暗,这是别人不懂的。
[10:48:36] 李敖:我们现在接受这个事实,为什么我要推翻共产党呢?我才没有那么笨呢,我要和他合作,紧紧地抱住它,拥抱在一起,要它为我服务。
[10:48:59] 吴小莉:最后一个问题是我最想问的,我记得您刚刚抵达北京机场的时候,您说您离开了56年,现在到了北京,然而明天即将离开北京进行下一个旅程,离开之后您的心中留下北京的形象和印象和回忆中的北京人是什么印象?
[10:49:18] 李敖:这就是我和你讲的,第一我没有伤感,我觉得很高兴,北京有这么多的进步,
[10:49:40] 李敖:我不幸我住在北京,我住在沦陷区,我小的时候亲眼看到日本兵骑着大马在北京的街上走,在我的眼前走。这个对而言是一个很深的一个刻骨铭心的刺激,像我70岁的人我比年轻人爱国,因为亲眼的看到这种悲惨的局面。
[10:49:52] 李敖:现在的年轻人看不到了,他不觉得自己的国家被占领的痛苦,觉得自己过得好好的,所以他们要求的是别的东西,这是可以理解的。
[10:50:19] 李敖:但是以我的经历而言,我有很多个人的爱恨情仇,这次在北京,这些都是我个人的部分,真正的国家已经在壮大了,所以我认为毛泽东说错一句话,他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错了,中国人民要起飞了。
[10:50:43] 吴小莉:在今天聊天结束之前,我一定要告诉您一下,我们今天有多少的网友参与我们的讨论,这一次访问的量有300万,而用视频参与的人大概有2500万次。非常谢谢李敖大师来到现场,希望下次有机会继续跟我们的网友来沟通。
[10:50:52] 李敖:谢谢小莉,下次有机会衣服穿少一点。(笑)

文章页数第1页 

上一篇:日本为何瞧不起中国 

下一篇:日本人嘲笑:中国给印尼捐款.印尼打中国鱼船!